盘点天之骄子高学历的研究生频繁自杀现象,值

盘点天之骄子高学历的研究生频繁自杀现象,值

时间:2020-02-12 08:24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事件 1——西安交通大学杨宝德博士研究生

2017年12月26日,他被发现溺亡在西安灞河。警方称,没有证据证明是刑事案件。

事件 2——武汉理工大学陶崇园硕士

3月26日,武汉理工大学研三学生陶崇园(导师王攀)在宿舍楼坠楼身亡。公安机关调查结论为高坠死亡,排除他杀。此后陶崇园姐姐在微博发文称,陶崇园系因导师王攀“精神压迫致死”。在这件事中,陶崇园可以说是对未来失望至极。要毕业,找到工作了,以为要卖出最后一步,但这一步却犹如隔着天堑,人力不可及。

事件 3——同济大学陆经纬硕士研究生

2019年1月4日,同济大学医学院硕士研究生陆经纬,常年被其导师压榨,365日无休,最终,于2018年12月13日跳楼身亡。陆经纬的生前最后一条信息是发给自己导师陆琰君,“我去跳楼了,学院找章小清老师会找你谈的”。在《关于医学院陆经纬时间的情况说明》一文中,可以分析得知,读博连读无望,硕士毕业被卡,论文一作被抢,导师常年身在国外远程遥控,做着和自己不相关的事,可以说是一个人形木偶。

事件 4——中科大博士生刘春杨

2019年1月31日。因毕业论文还没有发表,延期一年,2019年毕业。加上毕业难、就业难的经济拮据等原因,跳湖自杀。

事件 5——失联浙大博士侯京京找到了,遗憾的是,找到的只有遗体。

2018年10月14日上午,浙大博士侯京京跳湖自杀。

事件 6——2018年1月29日,罗正宇,来自湖北的农家子弟,毕业于武汉理工大学研究生院,在当地一家小旅馆自杀了!

罗正宇在研究生毕业之后,选择留在武汉当“漂”族,一漂就是一年,这一年内,他并未参加任何工作,而是靠着网贷借钱生活,但对家人和朋友谎称自己在一家网络公司上班,有很好的收入。在事发前一天,罗正宇的父亲约好来武汉看望他,等待他的却是冷冰冰的尸体。据媒体介绍,罗正宇死前,共欠各种网贷5万多元。正是这5万多元成为了压垮他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根稻草。

事件 7——上海海事大学海商法专业就读研究生杨元元自杀

2009年11月26日,其在宿舍卫生间用两条系在一起的毛巾将身体悬挂在卫生间水龙头上,结束了自己的30岁的生命。因扑朔迷离的自杀原因和遗书中感叹“知识难改变命运”引起媒体和网络热议。其家属认为其自杀是因为校方管理问题,而海事大学则认为属学生自身问题,拒绝道歉和承认责任,该事件引来了社会各界对贫困生社会保障、心理问题等多方面的思考。

事件 8——贾昊跳楼自杀的北大研究生

2009年6月28日贾昊跳楼自杀,原因不明。

事件 9——5·18中南大学研究生姜东身自杀

2015年5月18日,28岁的中南大学河南籍研三学生姜东身从学校图书馆六楼跳楼身亡。

号称天之骄子的研究生自杀事件层出不穷,什么原因?是研究生制度出了问题,是人性和权力才会变得扭曲。

当然,这只是研究生和本科大学生自杀的冰山一角,正如以前网上的段子,“一人自杀,全宿舍保研”,犹如空穴来风,是有一定的依据。

纵观多起事件,可以显而易见的得知,具体的问题来自两方面,一是干预个人生活,二是学术生涯的干预。

前者多是生活琐事,但烦人不已。后者是致命一击,刀刀致命。

正如总书记所说的,要把权力关在制度的笼子里,那现在笼子有些问题了,是不是要好好地修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