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普通老师到麦肯锡高管,我给每一个职场人的

从普通老师到麦肯锡高管,我给每一个职场人的

时间:2020-01-09 08:47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大学毕业走入到现在差不多20年,从一开始的大学老师到进入麦肯锡这样的顶级机构,再到现在纵身加入中国资本全球化的浪潮中,一路走来,时而如履薄冰,时而头破血流,不过总体看来也算能够踩上时代的步点和节奏,一直在前行。

经常有年轻朋友来和我讨论职场的问题,希望从我这里得到一些有帮助的内容和建议。那么今天我就和大家分享我自己的一点经历和领悟。

年轻透支青春,才能预存中年自由

大学毕业之后,我的全职工作是南京一所大学的老师。02年的时候我开始在北京新东方兼职讲课。在2003年的时候我从北京新东方调入刚刚建立的南京新东方学校,作为总部的教师来支援新分校。

当时在大学和新东方两个机构里供职,我每周从星期一早上8点开始到星期日晚上9点10分,我几乎没有一分钟是安稳地坐下来休息的。

当时我的一周安排大概是这样的。周一到周二全天在大学上课,完成基本工作量。周三到周五的白天我在新东方开拓南京新东方和江苏省内的各种机构合作办学,而在大家比较熟悉的新东方各种补习班讲课,则完全填满了我剩余的时间,也就是周一到周五的晚上,以及周六周日的全天。

除了上面提到的常规工作内容之外,时常还需要出差。基本上每天睡觉的时间都不到6小时。即使是现在的我,在经历过了摩根士丹利和麦肯锡的工作节奏,再来看我那时的拼劲都觉得难以置信,忍不住给当年的自己竖起大拇指,说一句好样的,佩服!

这种状态持续了2年多的时间,虽然压力不小,但同时对我的帮助非常大,我不仅仅增强了自信,提高了各种表达能力,也赚到了之后我继续深造的学费。

最重要的是我认识到了年轻人在职场初期的一条铁律——

职场没有捷径可走,必须十分用力,只有年轻的时候透支青春,才能给中年的时候预存自由。

“对不起,今年没有计划转正实习生”

“没关系,那我们现在来计划一下吧”

新东方待了两年多,我离开南京去读 清华-MIT 的MBA ,第一学年之后的暑假,我在摩根士丹利香港办公室的HR部门实习。投行的实习生在开始之前,一般都会被明确告知是否有转正的工作机会。

要知道2006年,投资银行这个行业如日中天,风光无二,更不用说作为行业领头羊的摩根士丹利了,我自然是非常想毕业之后全职加入公司。

但是在我开始实习之前,老板们就已经明确地告诉我这个实习岗位是没机会转正的。

实习快结束的时候我主动找到老板,跟老板提出了三点:

1.我很喜欢公司和同事,大家对我的表现反馈都还挺不错的,我希望能够全职加入公司;

2.公司今年编制比较紧张,虽然暂时没有计划在内地放置一个全职的HR, 但比如高盛,JP 摩根等竞争对手在当时的内地都有全职的HR,我们也需要考虑一下;

3.10月的时候公司会在北京宣讲,一定需要人帮忙,可随时联系我;后续的招聘事宜也特别多,然而我们在北京没有HR,我完全可以过来做实习生,既不占编制又能帮忙。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是,那年暑假我离开香港之前,收到了公司实习生的offer,在来年的年初收到了全职offer, 一年之后我拿到了特批的正式编制。

从此以后我的简历上就有了第一个世界级的公司,直到我6年多以后离开摩根士丹利,甚至到现在,我其实一直都在享受我给自己创造的这个机会所带来的各种便利。

当有六成把握,你就果断出手

虽然机会只留给有准备的人,但并不是只要你做好了充分准备,机会就一定会光临。 当我们做了充分准备,机会还没有光临的时候,我们更加需要的,是去创造机会。

2014年春节刚过,我离开摩根士丹利,加入麦肯锡。这两家公司从很多角度来说都是门当户对的,但是事实是,尽管无关乎好与不好,这两家公司其实区别特别大。

摩根士丹利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受到各种监管机构的严格监管,内部的风控日趋收紧,纽约总部集权严重,香港也特别喜欢刷存在感,凡事都得层层汇报,尤其是和钱相关的更是敏感,整个公司的风格都偏保守和谨慎。

而麦肯锡作为一家合伙人公司,在法律和核心价值观的框架内,大家都特别主动、灵活以及自由,公司对员工都充满信任。

我到公司的第一周,就收到了一个招聘的小朋友到美国出差两周的申请。对于刚从摩根出来的我,第一反应就是找到老板,也就是当时大中华区的大内总管,问他是否可以批。

他看着我说了两句话,一,可以,二,以后有这种事情你自己判断,因为这是你的权利,也是你的工作。

还有一件事情。我加入麦肯锡的时候,公司正好在人员结构进行大规模调整,在招聘方面的一个变化就是要开始重点大力推进社会招聘。很快我们提交的初步方案就获得了合伙人们的一致支持。

在接下来方案细化的过程中,我还是习惯性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跟我老板去请示和汇报,两三次之后有一天我又去找他的时候,他对我说了一句话:Here at McKinsey, do it as you see fit, do not ask for permission, ask for forgiveness.

翻译过来就是: 在麦肯锡,你认为是对的事情,马上放手就去做!不要事情还没开始做就到处找人去批准,应该等到你做错了才找人去原谅你。

这句话对于刚加入麦肯锡不久的我来说简直醍醐灌顶,原来还可以这样来给自己的“胡作非为”找理论根据。后来我又听说了那句著名的Make Your Own McKinsey。

Do not ask for permission, ask for forgiveness, “认为是对的就马上去做,错了再求别人原谅你” 的这种看似有点无赖,实际上有大智慧的自我驱动性,难道不应该是我们在职业发展的道路上也同样适用,应该一直恪守的黄金规则吗?

尤其是在职场打拼的青年朋友们,更加应该摆脱各种束缚和藩篱,勇敢地追求自己认为正确的事情,偶尔停下来耍耍无赖卖卖萌求别人原谅你一时的错误,然后马上收拾行囊,朝着自己的目标继续进发。

无论是做大学老师,在新东方讲课,还是在摩根士丹利或者麦肯锡做人力资源的工作,我对于我的职业都充满热爱和信仰,我坚信我在帮助年轻人成为更好的自己。

一直也有不少朋友找我聊职业发展,到后来发展成朋友的朋友们,和朋友们的孩子们。

努力有求必应如我,也总觉得这样的线下1对1效率太低,所以今天,我决定把我这些年的思考和观察系统性地分享出来,所以有了下面这套课。